杯子的电视剧

【all叶】音乐之王 (6)千机伞


·战队变乐团设定
·古典乐什么的都是在乱扯,别信我
·有原创人物出现,但都不重要

才发现昨天音乐之王的tag居然没有打上,现在已经好了,可以放心订阅了。
今天写的时候发现上章尾小提琴那儿出了一个bug,以及发现真的不习惯叫千机,还是叫千机伞吧,已改了。
另外有没有那位英雄愿意教我一下放链接这事儿,复制出来不是一串串字母的那种。
   本章有伞哥出没,是活的喔,

…………………………………………………
    石迩师傅拿起琴仔细观察,看到已经完成了刮版这个步骤,眉头一皱,说:“这小子,都敢自己刮板了,这才学了几天呐,这种活就应该留给我们老人来做啊,这万一一不小心……”, 石迩师傅把琴举起来,睁大了眼睛,“这个地方,怎么刮成了这样?!”

    接着石迩师傅又把琴翻过来,研究了一下音孔,却突然间大笑起来:“这崽子可真是狂妄啊,想做出一把独一无二的新的琴,有特点!”
   
    叶修站在旁边,听到石迩师傅的话,想起似乎在很多年前,也有个少年这样跟他说__“阿修,你等着,我一定做一把世界上最好的最独一无二的琴给你!”然后还有一堆“为什么这个要挪开一点”,“如果我把这个弄高一点,音质就会怎么怎么样?”……
  
  “叶修。”叶修听到石迩师傅在叫他,就走过去,听到石迩师傅继续说:“叶修,我不知道苏沐秋他究竟想做一把怎样的小提琴,毕竟这把琴非常特殊,完全跟其他琴不同。如果你要完成这把小提琴的话,我也只能按照目前跟这把琴最相似的做法来做,而且我无法保证它的音质好与坏。你,确定吗?”
 
  “我确定,石迩师傅,谢谢您。”这把琴已经在时光里暗淡了太久,也是时候让它绽放出它的光彩了。

    叶修看着石迩师傅小心翼翼地做好音梁,粘上琴马,雕刻下繁复美丽的花纹,漆好温柔的酒红色,然后对他说:“过几日来拿琴吧,这把琴一定会是一个温柔强大的王子的。”
 
  
  
    过了两三天,叶修抽了个闲暇时间去了石迩师傅的院里。石迩师傅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叶修背上琴盒,石迩师傅又把一个松香递给他:“这是那小崽子最喜欢的一瓶松香,到现在我都还留了一瓶,现在把它给你了。”说道这里,石迩师,傅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郑重起来:“叶修,你一定要好好地使用这架小提琴千机伞,一定不要辜负了他。”
  
  
    回到兴欣,叶修打开琴盒,把琴从里面拿出来,开始细细欣赏起千机伞来。叶修的手指轻轻抚过小提琴优美的侧线,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拿出包里的松香打开,细细擦拭起琴弦来。
  
   “救命啊!我在哪儿啊?有没有人啊!”忽然一个凄厉的惨叫传了出来。正在擦拭琴的叶修手一抖,差点把琴摔倒地上去。脑中闪过以前看过的鬼片里的各种恐怖片段,告诉自己不要回头。然后闭着眼颤抖着声音问:“是睡?谁在说话?”
  
    那个声音似乎有些疑惑和不确定:“是你吗?叶修。”
   
    叶修一秒钟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问:“沐秋?”
  “真的是你啊,阿修。你看的见我吗?我现在周围都是一片漆黑。”苏沐秋显得十分激动。
  “没,我现在身边只有一架小提琴。”
  “小提琴?”
  “对,是千机伞。”
“你把它做完啦!”

  “是的,我拜托石迩师傅的。他说这把琴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不知道你想做出怎样的效果,就只能用最普通的方式。没事吧?”

   “没事的。阿修,老师的身体还好吧?”
   “还不错,老人家身体还硬朗。”
   “阿修,你能拉一首曲子吗,我想听。”
   “好啊,想听什么?”
   “《多瑙河》吧。”
   “嗯。”

    叶修把琴轻轻架好,深吸一口气,美丽的蓝色多瑙河就从远方静静流淌过来。
 
    小提琴在A大调上用碎弓奏出缓缓震音,似是黎明破晓,拨开云雾,看见多瑙河欢快的浪花。陶醉在大自然中的人们,以及阿尔卑斯山下的小姑娘们都在尽情舞蹈。乐曲欢快活泼。

    接着情绪越来越热烈奔放,波浪式波浪式的旋律给人以狂欢之感。这样的热情直到结尾才不由地停止了。
 
    叶修放松了一下,目光凝聚在千机伞上。这把琴,音色上来说简直可以媲美却邪。只是相比于却邪的铿锵,千机伞显然更温柔,更富有变化。

    叶修还没有开口跟苏沐秋说千机伞,就听到苏沐秋激动地喊:“阿修,阿修,我觉得我可能在千机伞里。”
 
   “什么?!”叶修听到这句话也是楞住了,“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刚刚拉琴的时候我感到有音乐声在我头顶,而且还有点波动。”

“那你出的来吗?”
“还不知道,等过两天再看看吧,”
“那好吧。”
  

   夜幕慢慢降临,天空由天蓝逐渐便深变成沉沉的墨蓝色,霓虹灯一颗颗亮起。

   叶修把千机伞放进房间的柜子上,洗漱完后就慢慢睡去了。

   夜深,屋内一片寂静,千机伞却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光辉,慢慢勾织成一个少年的模样。

   少年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摆设,瞧了一眼窗外的月亮,然后走到床边,仔仔细细地端详起床上的人来。“阿修还是一样可爱呢。”
  
   良久,在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了一吻,说:“晚安,阿修,谢谢你的《多瑙河》。今天晚上的月色真美啊。”
  

【all叶】音乐之王 (5)故人


·战队变乐团设定
·古典乐什么的都是在乱扯,别信我
·有原创人物出现,但都不重要

    感觉这篇都是叶修和石指挥在聊天啊,聊着聊着就聊完了一章。我绝对没有水。想带伞哥玩背后灵。
  另外应 @云深不知处 ,给大家打了tag,欢迎订阅。
   晚安。
  
    叶修成为了首席之后,也是很快对兴欣乐团团员的音乐风格、水平和他们自身的性格做了了解。
   
    一天,叶修和石指挥在餐厅喝茶讨论兴欣的音乐风格走向的时候,突然间就聊到了兴欣的前首席。
   
  “那是一位怎样的小提琴家呢?”

   “他呀,怎么说呢,他总是对音乐非常执着,也对兴欣乐团非常执着。”石老说道这儿,仿佛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儿,颇为怀念地继续说,“我和他认识几十年了,他以前是个小提琴独奏家,我嘛,你知道的也是个自由身。我们是因为一场音乐会认识的,当时是一见如故啊,似乎都找到了人生知己。等我们都步入中年,某天他跟我说想创个乐团,找我当个指挥。我想啊,我这活了大半辈子,似乎也没干什么自己想干的事儿,就同意。兴欣乐团也就由此创立了。

  可惜他终究当了半辈子的独奏家,乐团首席这事儿真的是力不从心。你们不是有荣耀音乐联赛吗?他一直想让兴欣也去走一遭,虽然夺冠是不大可能,但是至少也去过嘛。”石老说着说着,眼睛里似乎有泪光闪出。

    叶修也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开口。只是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为了音乐,为了那份荣耀,所有的人都在努力着。
  “然后呢?”
  “然后,兴欣也还是没有进到联赛啊。不过叶修,我这位好友当年可是是你的狂热粉。第三赛季的决赛,你的《一叶知秋》可是把他完完全全吸引住了。一直想着要改编一下你的《一叶知秋》。最恐怖的时候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饭,不睡觉,连兴欣乐团也差点不管了。你是没结果他那副样子,蓬头垢面,哈哈哈哈……他其实改编了几个版本的《一叶知秋》,而你听到的那首,是他去世一年前完成的。这是他完成的最好的改编。但是之后,他就生病住院了半年,剩下半年也是卧病在床。”
   石老这时抬起头来,看着叶修,继续说:“叶修,你知道吗?我去见他的最后一面,他让我一定要带领兴欣把他最后一年改编的《一叶知秋》演奏出来。那是他最后的愿望。”
  “原来兴欣的前首席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吗?”
  “其实叶修,兴欣乐团的每一个人都是你的粉丝,他们都很喜欢你。”
  “但是石叔,我暂时不想公开我的身份。”
“为什么?”
“ 石叔,你觉得,如果我公开了,我还能好好在兴欣与大家一起排练吗?”叶修无奈地说道。
  “哎…”

“那个苏崽子怎么样了?他不是立志要做出世界上最好的小提琴吗?”想到曾经的故人,石老突然问起了曾经在他弟那儿的学习过的制琴天才。
听到石老提起苏沐秋,叶修眼神一颤:“沐秋他,出了一场车祸。”
石老听到这样一个噩耗,也是感到十分悲痛:“那崽子当年还弄坏了我一架小提琴,我都没找他算账,他怎么就先跑了呢?也不知道石迩听到这个消息,接不接受得了……”
“石迩师傅还好吗?我想请他帮我一个忙。”叶修听到石迩师傅的名字,想起苏沐秋那个没有完成的愿望。
“ 还不错呢。你找他有什么事?是因为沐秋吗?”
“是的。”
“那可以,明天休息,我带你去找他吧。”

次日。
“石迩,你看这是谁?”石老带着叶修走进石迩师傅的院里,大声喊。
“这不,这不是叶修吗?沐秋呢?他怎么没来?”石迩师傅带着老花镜仔细辨认了一下来者,发现是叶修之后更是激动地一把抱住,但却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徒弟却没有来。
“沐秋他……去世了。”叶修语气十分委婉,生怕面前这位老人承受不住打击。
石迩师傅听到这句话,身形晃了晃,差点一个趔趄倒下去。
“他出了什么事?”
  “一场车祸。”
石迩师傅缓了缓,终于站稳了,继续听叶修说。
“石迩师傅,我今天来是想请您帮我完善这把琴。”叶修一边说一边取下背在背后的琴盒,递给石迩师傅,“这是沐秋的心愿。”
 
石迩师傅打开琴盒,看到了里面的琴。
那是一把怎样的琴呢?曲线优美,流光溢彩,背面的花纹熠熠生辉。但是这把琴只是大致完成了躯干,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完善。
叶修告诉石迩师傅:“这架小提琴叫做,千机伞。”

【all叶/翔叶】快来人啊!叶修落水啦!


 

人物ooc
脑洞大开的即兴之作。
写完就睡。
还是希望各位小天使能来个好评。笔芯
……………………………………………………………
    夏休期的时候,苏沐橙组织了一次泳池party。这次来的人格外多,苏沐橙觉得可能是因为她提早放出消息说叶修也会来。
  
     叶修会来吗?在苏沐橙以五天只能抽3根烟的威胁下,叶修忧郁地叼着一根棒棒糖想:“算了,为了我的烟去吧,游个泳他们又不能把我怎样。”
   
    叶修跟着苏沐橙去了泳池。
  
      一进更衣室,叶修就感受到数道如狼似虎的饥渴的眼神。扫视一周,发现只有轮回的队员在里面。
  
   “小周,怎么只有你们几个?别的队的呢?”叶修最里面的周泽楷招了招手,问到。
   
  “蓝雨的已经出去了。其他几支还没有到。”周泽楷腼腆地笑着回答,眼神却一直在叶修大腿周围游荡。
    
    前辈的腿好白。
    
    
    叶修与周泽楷隔了老远自顾自地聊天,全然不顾周围人的感受。比如我们的傻二翔。
     
    孙翔从叶修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叶修,等着他跟自己说话。结果叶修一直在跟小周说话,从坐车过来用了多久聊到下次冠军是谁的巴拉巴拉一大堆。
  
    孙翔在一旁内心直郁闷。
 
     队长你不是最沉默的吗?怎么一看到叶修说的话都快赶上黄少天了!还有叶修,你怎么跟我们队长这么少言的人都能聊得津津有味。

     孙翔那气得呀,脸红得好似一盘爆炒小龙虾。
  叶修,你怎么还不跟我说话,你再不跟我说话我就不喜欢你了,我就不理你了。反正你也不跟我说话……

      孙翔沉浸在自己的小傲娇里,完全没听到叶修在叫他名字。

    “孙翔?!”“孙翔?!”
 
       叶修叫了孙翔好几遍,发现他一直没有反应,终于忍不住走到孙翔面前弹了他一个脑门。
 
     “哇塞!叶修你干嘛!”孙翔看到近在咫尺的叶修,被吓了一大跳。尤其是对上叶修那双明亮的眼睛,更是觉得耳根子烫得很。
 
      “我还说你干嘛呢?叫你你都不理我。”叶修看着面前神色窘迫的青年,觉得好笑。

        孙翔听了叶修这话就在心里低估:“说我干嘛,还不是因为你不跟我说话。”

       叶修看见青年强壮的肱二头肌,好奇地摸了摸,笑着夸孙翔:“不错啊孙翔,这肌肉可以啊!”

       这下孙翔更不淡定了,内心活动全变成了:“叶修他摸我了!他摸我了唉!他还夸我肌肉好!……”

       孙翔真是越想越激动,说起话来语无伦次,叶修都没听懂孙翔在说什么。

       孙翔看到叶修一脸茫然更加着急,最后居然吼出了一句“叶修你居然调戏我!”

      被吼的人呆若木鸡,而吼的人却满脸通红的跑出了更衣室,“噗通”一声栽进水里降温。

       叶修到了泳池边,还没下水就听黄少天对着他喊:“老叶,Pk!pk !pk !我们来比谁游得快的吧!”
叶修才不会答应黄少天的邀请呢,独自找了一处玩耍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众人突然就听到苏沐橙喊:“快来人啊!叶修落水了!”

       在水里正跟空气聊天的黄少天听到苏沐橙的呼喊,从水中一跃而起,跑向叶修。

        黄少天看到水里挣扎的叶修,本以为可以来场英雄救美,展示一下自己的。却忽然间发现叶修已经被别人救起了。
       我的叶修呢?!

       孙翔才不管黄少天呢,直接抱起叶修就上岸了。
      
       怎么办呢?不如,人工呼吸吧!

       救生员从一旁赶来,看到孙翔一副要人工呼吸的架势直接一掌把孙翔推开。

      都还没查看情况,你呼吸个什么呀!

      接着救生员按压了几下叶修的胸部,把水给挤出来之后,叶修就醒了。

       而我们没能亲到叶修的孙翔同志则表示很忧伤,干嘛不让我人工呼吸!
 

[all叶] 音乐之王 (4)早上好,首席!

·战队变乐团设定
·古典乐什么的都是在乱扯,别信我
·有原创人物出现,但都不重要
·本来是早上写的,结果一直拖到晚上才写完。

    放假了回来嗨,说不定我会日更哦!
  估计这章完了下章或这下下章就可以开始发狗粮了,我有点迫不及待了2333333。
 

  
…………………………………………………………………

    前几位选手们都上场演奏了他们的曲目。其中有一位叫李满的选手更是以一首《流浪者之歌》,获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

    陈果看了眼李满的资料——男,24岁,毕业于克里夫兰音乐学院。

    克里夫兰音乐学院,也算世界上排得上号的顶级音乐学院了。这所学院的优秀毕业生是完全可以胜任这么一个小乐团的首席职务的。

    陈果看完资料,心里大概有了数。
    而之后接连几位选手的表演都因为前面李满的精彩表演显得黯然失色起来。
   
    李满在舞台下面多停留了一会儿,观察乐团成员和指挥的表情,发现他们都没有再像自己演奏完后那么激动,,显得更加自信。
 
  “我一定可以成为这家乐团的首席。”李满在心里说完这句话,就出了演奏厅,到外面等候结果。
曲子听完了一首又一首,大家都显得有些疲劳。
 
   “下一位。”石老叫到。

   然后陈果就看到门口一个懒散的身影慢慢走过来。

“这不叶修吗?他也会拉小提琴啊。”跟叶修最熟的许佑揉了揉眼,不敢置信地说。其他成员看到叶修也是一脸惊讶,接着纷纷反应过来——

  “叶修不是我们的值班吗?”
“你们不应该先好奇叶修会拉什么吗?”

  在众人的密切注视下,叶修缓缓架起了琴,说:“大家好,我带来的是《引子与回旋》。”

   一时间偌大的音乐厅里竟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聆听从叶修琴弦上落下的第一个音符。
  
  小提琴一声轻鸣,是一条短短的引线。琴弓的一次次下滑,则飞出了无数的音符,点燃在场每个人的热情。
这样一曲《引子与回旋》,热情与忧伤并存,抒情与叹息同在,矛盾情感的碰撞激烈而悠扬,让人心潮澎湃,又宁静安详。

   掌声雷动。

   叶修放下小提琴,鞠了一躬,看向了石老,报以一笑。
石老也认识叶修,他也没想到叶修会出现在这里。
  
   当年苏沐秋学习制琴,拜的师傅就是石指挥的兄长。叶修常跟着苏沐秋去看他制琴,一来二去也跟苏沐秋他师傅他们混熟了。

   叶修深刻地记着有一回他还与石指挥合作过。那时候嘉世还没有正式改名叫嘉世,石指挥也没有加入任何乐团。

   后来苏沐秋英年早逝,留下一把小提琴却邪,大提琴吞日,还有这样一把未完成的小提琴千机伞。
    ……
    
    陈果调出了叶修的资料,毕业于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有长达9年的首席经验。
  
    看见叶修的简历, 乐团团员们倒吸一口凉气 。

    有个成员弱弱地举手问:“你有那么的经验和学历,为什么要来兴欣呢?”
  
    “实不相瞒,上个我听到了兴欣所演奏的《一叶知秋》,我觉得这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改编,所以我来了。”叶修说。
 
    
     叶修到了外面,与所有参赛者们一起等候最后的结果。兴欣的招募会其实参加的人只有20个左右。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结果就出来了。20个人坐在观众席上,听着石指挥宣布最后的结果。

   “兴欣的首席将会是__叶修!”
   
      掌声大作。
  
    “请等一等,我想与这位先生再比一轮。”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

    “李满先生,你是在质疑我们的爱你决定吗?”陈果站起来。
 
    “陈老板,我想,在这次比赛中我应该是第二名吧,如果我赢了这位叶修先生,我是不是可以成为首席呢?”

    “我同意与这位先生再比一轮。规矩也按他说的来。”叶修却突然开口了。

    “那好,叶修先生也同意了,陈老板您就拭目以待,看我们谁更强吧。”李满说。

   “我们比什么?”叶修问。
 
    “不如,就比《无穷动》吧。”李满看似说的随意,实际上他早就想好了。因为《无穷动》他可以拉到3分43秒。

      被称为“小提琴之王”在演奏这首曲子的时候可以只有3分钟,但是一百多年过去了世界上最优秀的小提琴演奏家也只能将《无穷动》拉到3分30秒以内,这足以说明《无穷动》的变态了。

      最重要的是通过《无穷动》的演奏,可以对演奏者的基本功——左手手指起落的反应、弹性、速度、换把及耐力,右手的跳弓、换弦、控制及双手配合等等有一个较全面的了解和较公正的评价。正如乐队演奏员们常把《无穷动》戏称为“乐团的敲门砖”一样,帕格尼尼的这首作品的确可以说是衡量小提琴演奏者的个人技术能否适应并胜任大型交响乐团工作的试金石。

      李满率先演奏了《无穷动》,用时3分44秒,只比他的最好记录差了1秒。李满看着自己的时间颇为得意,等着看叶修的好戏。

      叶修看都不看李满一眼,直接开始演奏,急速地跳弓演奏出一个个快速的音符。李满目不转睛地盯着时间,30、31、32、33、34,乐声停了!3分34秒!正好快了他10秒。10秒看起短暂,但对于《无穷动》来说,那就是一个天上地下的差别。
     李满站在那儿,脸上好像被人甩了一巴掌,火辣辣地疼。他说完一句”我输了“,就背着小提琴快步走出了兴欣乐团。
    
      招聘会结束,大家也就回去了。
   
      叶修与陈果谈了一下首席待遇方面的问题,也就继续回去值他的班了。

     
      第二天,清晨。
      团员珍妮是来得最早的一个。她走进兴欣,看到里面的叶修,递给他一支新鲜的、沾着露珠的百合,活力地说:“早上好,首席!”
      
      叶修坐在门口,与每一位团员打招呼。而每一位团员都不约而同地跟他说:“早上好,首席!”

       虽然叶修还没有与兴欣签订合同,但是现在在乐团成员们的心中,叶修已经是他们的首席了。

        叶修看着兴欣乐团,像团员们跟他打招呼一样,活泼地对着兴欣的团徽说了一句:“早上好,兴欣!”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老叶赛高!打破了B站纪录啊!简直太棒了!

2017叶修B萌应援: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为期20天的比赛中,叶修出战六次,共【十次】打破记录!
吾王叶修!吾神叶修!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7.3海选第二天,叶修斩获62383票,打破国漫场海选最高票记录,18.21%得票率位列燃组种子第一位,打破国漫燃组海选得票率记录!同时创下国漫场海选最高真爱记录——11563!
7.14本战64进16,一举打破国漫场最高票数记录,获79557票!
7.16本战16进8,叶修凭借96.45%的超高得票率刷新记录!
7.19八强战8进4,叶修以91674的得票数再次刷新国漫场最高得票记录!
7.20八强战半决赛,叶修轻松刷新前一天由自己创造的最高得票记录,斩获了120119的超高得票数!
7.21最终的决赛,叶修强势开场,高达14550的第一波强势打破国漫初动记录!并以130532的得票数再次打破记录!!!!同时打破B萌最高的真爱票记录!!30408的真爱!!!叶神本神!!!!叶修本王!!!!
感谢叶修!感谢每一个为叶修应援的叶粉全职粉!有幸遇到你们!!!!!!!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all叶】音乐之王 (3)兴欣

·人物日常ooc

·战队变乐团设定

·古典乐什么的都是在乱扯,别信我

…………………………………………………………………………………………

     叶修没有加入兴欣交响乐团,但是他却成为了兴欣的值班人员。

     并且陈果告诉叶修兴欣乐团下一周会有一场新乐团首席的招募比赛,如果他想来,可以帮他报名。

     结果叶修肯定是成为了兴欣的首席,但是在那之前,不要忘记叶修还当了一周的值班人员。

     兴欣乐团的团员们习惯了平时值班大叔早上一句夹着爽朗笑声的问候,这周突然换成了一歌熊猫眼袋,脸部有点浮肿的年轻人,而且一看就是那种熬夜打游戏的小伙子,大家都有点方。

      团员们在食堂用餐时,碰到了陈果,都会好奇地问问那个新来的值班。

   “ 老板娘,老赵怎么了,为什么换了一个值班啊?”

   “老赵好像说是老家出了点事,要回去一趟,可能会耽搁很久,所以就干脆辞职了。”

      团员缠着陈果问了一堆杂七杂八的问题,比如什么”他有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啊?“之类的。

      过了几天,叶修也与团员们混的有些熟了,也能轻松的叫出一些人的名字。而一些自来熟的团员们则是更大胆地搂着叶修肩膀开他玩笑了。

      另外,招募首席的比赛也快来了。

      其实陈果刚开始帮叶修报名的时候也不相信叶修有实力成为兴欣首席,只是在她准备回家经过叶修房间时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小提琴声。

     叶修在拉《一叶知秋》!

     陈果呆在门口,仔细聆听着里面的小提琴声。很快就分辨出这是兴欣乐团才演奏过的《一叶知秋》。

    他居然这么快就记下了!而且感情的抒发和细节上的处理都自然流畅。

    这样的《一叶知秋》怕是她父亲也演奏不出来吧!

    房间里的乐声停了,陈果蹑手蹑脚地走下楼,回家。路上,陈果一直哼着刚刚叶修演奏的《一叶知秋》。虽然她不是一位专业的小提琴演奏家,但是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和早年学习的小提琴演奏,陈果也能判断地出叶修绝对有实力成为他们兴欣的首席,甚至可以说来到兴欣已经是屈才了。

 

 

    到了招募首席的那天,乐团众人却发现叶修却没有来上班,纷纷以为叶修 是出了什么事。

    倒是陈果在旁一脸神秘说了一句“没事,你们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大厅里灯光突然被全部打开,兴欣的石指挥走上前招呼乐团成员们安静。兴欣指挥年纪颇大,两鬓斑白,可还是精神矍铄。他跟陈果的父亲,也就是兴欣前首席是很好的朋友。明明陈果的父亲比这位老指挥还小,却因为疾病先离世了。而这位老先生恐怕也支持不了几年了。

  “石叔,您来啦。”陈果看到石指挥来了,礼貌地上前问好。

   “好啊,小果。你说,我们今天的比赛会为我们选出一位怎样的首席呢?”

     陈果听到这句话,突然想起了叶修,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带领我们来一次全新的蜕变的。”陈果脱口而出。

  “是啊,那位首席一定要带领我们变得更优秀啊。”石老看向外面等候的年轻人们,眼中充满了希冀。

     

 

     第一位选手走入,石老和陈果也停止了交谈,开始认真倾听,毕竟,这是关于兴欣乐团命运的一件大事。

“叶修,希望他能发挥好吧。”陈果默默在心底想到。

 

【all叶】 音乐之王 (2)《一叶知秋》

  我突然发现前面的剧情铺垫可能会有点长,说不定等我自己写到那个时候我都快忘了我写的是all叶。

  放假一天回来更。谢谢大家的小红心,虽然不多,但还是很开心啊。有人评论我也很激动啊。

 
^^ ^^ ^^ ^^ ^^ ^^ ^^ ^^ ^^^^^
  

     叶修凭借着自己陪沐橙逛街对杭州街道模糊的记忆来到了兴欣交响乐团。

    
       他走入音乐厅,演奏已经开始了。迟来的听众有时候还是挺显眼的,叶修尽力把自己的脸藏起来,不让别人尤其某些狂热粉丝发现。记得某次他和沐橙在街上,被一个粉丝认出来,狂奔了十条街才摆脱。回去开玩笑说那位粉丝多半是来听嘉世音乐会的时候带了一个望远镜来专门看叶修长什么样子。

    
   
    当然,这样的粉丝也是难得。

 叶修坐到他的席位上,眼光落到了台上的兴欣,心里想: “希望没有错过那首《一叶知秋》,话说这样的曲子应该会用来作为压轴吧。”

    

    叶修听完一曲《梁祝》,只能说大部分团员都非常有潜力,情感也把握的不错,但相比于真正的好乐团,他们还缺少足够优秀的首席和指挥。

  
    《春天奏鸣曲》、《杜鹃圆舞曲》、《维也纳森林故事》……叶修听完这些曲子,反而越发开始期待起这个乐团所改编的《一叶知秋》。他很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改编会让沐橙拉着他来听。

    

  一段简单的休整过后,兴欣的首席与指挥交换一个眼神。下一秒,指挥手一挥,一阵流畅华美的乐声流出。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是嘉世乐团在“荣耀音乐联赛”第三赛季决赛上演奏的压轴曲目。这首曲子不仅使嘉世完成了三连冠的奇迹,也使的嘉世乐团一曲成名。

   那是一片枫叶,从春到冬的生命轨迹。

   春日里好鸟相鸣,嘤嘤成韵。小号吹出欢快的鸟鸣,,单簧管模仿悠扬春风。

让人觉得鸟鸣与春风仿佛在与枫叶嬉戏、打闹。乐声如清风拂面,畅快愉悦。

   夏夜雷声阵阵,风雨交加。弦乐器和钢琴奏出嘶鸣的疾风与倾盆的大雨,管乐曲吹出轰隆雄浑的雷声。疾风、骤雨、惊雷交织在一起,让人心中战栗。便在这时,出现了一段华彩。小提琴的音色高亢,与暴雨狂风勇猛地对抗,带着李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气。

      金秋来临,渡过难关后的枫叶意气风发。这是整首曲子最绚丽的一段,这也是为什么会叫做《一叶知秋》的原因。在这个乐段中,没有属于秋天的悲凉凄清,更多充溢着秋高气爽的广阔与层林尽染,万山红遍的热烈。而最为点睛的却是交融在这秋叶中的一丝浪漫,欲说还休。

    冬雪是寂静的。偶有钢琴的几声雪融化的声音。这时乐团的演奏会进入了一种平静的气氛里。所有人都呆在家里烤火,等着春天来临。一切都是那么安详,和平。

   乐声盘旋,如粼粼波面,终归于平静。

     一曲终了。

     这是叶修的《一叶知秋》。

     但现在叶修所听到的《一叶知秋》,却没有了夏夜的  雷雨轰鸣。秋日的一段改动了几个,使绚丽里平添了几分绝望,仿佛这是最后的赞歌。事实上,最后的冬雪静谧,更是删减了一段有同样旋律降低音调的反复,显得更简洁。

    这不代表叶修的《一叶知秋》不够好,而是说兴欣乐团所演奏的《一叶知秋》给人的感觉相比于更广阔,更通透,如是一位花甲老人对自己豪迈、执着的一生的回顾,有着命运的厚重。

 

    这令叶修很震惊。他听过许多改编的《一叶知秋》,却都没有这一首来的激荡人心。乐声停止,掌声不息。叶修站起来,抢先喊出来一声“Bravo!”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喊出“Bravo!”

   兴欣乐团最后演奏了一首《钟声》作为安可曲。

   叶修将掌声送给兴欣,更送给那位改编出如此惊艳的《一叶知秋》的人。

 

      叶修离开音乐厅的途中,碰到了一位一叠乐谱撒了一地的工作人员。他走过去,捡起一捧递给她,问:“你好。我可以问一下那首《一叶知秋》是谁改编的吗?”

      陈果深深地看了一叶修和他背后的琴盒,语气有些哽咽地说:“你看不到他了。”

      叶修一愣,他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为什么呢?”

       陈果接着说:“他和你一样是一位小提琴家。他非常喜欢叶秋的《一叶知秋》,但是在他改编《一叶知秋》后不久,他就去世了。
 
    “我很抱歉,但我可以问一下他是谁吗?”
     
    “ 他就是我的父亲,也是兴欣的前首席。”

        叶修沉默了很久,突然问陈果:
     
       “我可以加入兴欣交响乐团吗?”

 

【王叶】 为我拉一首《summer》吧 (王杰希生贺)

 用的是《音乐之王》的设定。

 很短很短。

 《summer》真真的是我最喜欢的小提琴曲。

 大眼儿生日快乐。

  

  __“叶修,我要过生日了。我要在家里举办晚宴,你来吗?”

  __“来啊,大眼。”

  __好。那今晚7点见。

  ——好。

 

 

  晚上七点。王杰希家门外的门铃清亮地响了一声。王杰希开门,正好对上一双笑意满满的眸子。

 

   ——“进来吧。”

    叶修进门,递给王杰希一株康乃馨。

  

   “你给我的生日礼物?”王杰希问。

   “对呀。大眼你不是微草的好爸爸吗?”叶修很调皮地回答。

   

王杰希带着叶修走入客厅。叶修却发现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大眼,你生日晚宴,怎么都没人来啊?你人缘已经烂到这种地步啦。”叶修看餐桌上丰盛的晚餐和无人的客厅感到非常惊讶。

 

“有人来啊。你不就是吗?而且叶修,你没发现坐上只有两副碗筷吗?叶修,我只邀请了你一个人。”王杰希站在叶修旁边,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叶修说。

 

 其实叶修不知道的是,其他人想来,但都被王杰希无情地拒绝了。

 

可以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刻,怎么能有别人在呢?

 

叶修和王杰希坐到桌前。桌上是:北京烤鸭、雪花桃泥、白蹦鱼丁、四喜丸子……

 

王杰希舀了一碗银耳给叶修。他俩就一边吃,一边讨论“某某乐团怎么怎么”、“明年巡演想用什么曲子”、“黄少天那个话痨说了什么”类似一堆。

快要吃完的时候,王杰希突然来了一句:“叶修,为我拉一首《SUMMER》吧,作为生日礼物。”

“那我那的康乃馨怎么算?”,叶修吃完了一碗雪花桃泥,抬头看向王杰希,又看了一眼满桌的美食,“算了,看在大眼你请我吃了这么多美食的份上,我为你拉一首《SUMMER》吧。”

叶修走入王杰希的琴房,取出一架小提琴。抹好了松香,叶修把琴架好,琴弓滑下,左手拨弦。悠扬轻快的琴声舞蹈在琴房间。叶修站在窗边,落日的余晖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色,宛如天使降临人间。

王杰希看着笼罩在余晖中的叶修,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其实叶修,你就是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all叶】音乐之王 (1)再见

人物极大可能OOC,莫怪。

  上次那篇有点不满意,所以打算重写。
原来是计划好的暑假要回来写文的,结果学校要上新课,软威胁你一定要来,下学期直接跳过暑假的内容,可怜我只能呆在学校,没有手机,不能上网。

   因为我想尽量尊重原著,所以有很多细节只能回家来完成。还有就是学校里上自习课的时候,害怕老师看见我在写文,所以只能在寝室完成。
   原谅我这低产吧。
   另外给大家强推莫晨欢大大的《古典音乐之王》,超级赞。

设定是战队变成乐团。
写文是会开脑洞尽力把原著放进去。

……………………………………………………………………………………………

 
    “现在嘉世真是原来越不越不行了啊,照着倒数第二的成绩,今年怕是有点儿悬啊,哎……”著名乐评家李华先生坐在荣耀乐评团的席位当中,闭眼聆听着台上嘉世乐团的《卡门幻想曲》,在心中说道。
    
    ——叶秋,乐团已经决定由新来的孙翔接替你的首席职务。
    ——叶哥,不好意思啊,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
    ——解约吧。
   ——解约你付的起违约金吗,不如就用却邪来代替吧。却邪留下,你走,怎么样?
    
   十年了,却邪陪伴了叶修整整十年。陪叶秋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提琴手成为一名举世闻名的小提琴演奏家。
  
叶秋最后一次抚摸他亲爱的小提琴。却邪安静地躺在琴盒里。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拂过却邪通体深褐的身躯,拂过坚韧的琴弦。
  
叶秋轻轻地把琴盒合上,发出一声脆响。他把琴盒递过去。指尖微微有些颤抖。叶秋转过去对孙翔说:“你喜欢音乐吗,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成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叶秋离开了,只有苏沐橙一人送行。
   他再看了一眼这个他呆了七年的地方,没有多余的告别,默默离开。

  他告诉沐橙“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苏沐橙却在快分别是塞给叶秋一张票,她说:“前几天我不是说要带你去听一场音乐会吗?时间是今晚,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我听朋友说他们最近改编了你的《一叶知秋》,好像还不错。票给你,你想去就去听听吧。”
   
     叶秋收下了票,向沐橙挥手再见。
   
    七年前,叶秋背着却邪来到了嘉世,成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乐团的首席 。在古典乐复苏的前几年里,叶秋带着嘉世为古典乐打响了第一炮。
   
    嘉世交响乐团,用他们的年轻张狂的音乐,以他们最锐利夺目的姿态和最美妙的音乐杀到了全国古典乐的顶峰,让所有人都见证了他们的实力,让所有人都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古典乐。
  
    他们的音乐,犹如中世纪的贵族在举办晚宴,优雅浪漫;又如战场上冲锋的骑士,气冲斗牛,势不可挡。
 
    铿锵华丽,这是嘉世的风格,也是叶秋的风格。
   
  
   伴随着古典音乐走向复兴,应运而生的还有一本世界顶级的音乐杂志《荣耀》和这本杂志所举行的“荣耀音乐联赛”。
  
    第一年,嘉世,冠军。
    第二年,嘉世,冠军。
    第三年,嘉世,冠军。
    第四年,霸图,冠军。
     自此嘉世再无一冠。
  
    也在这随后的几年里,古典音乐的热潮席卷全国,而许多被人们喜爱,追捧的音乐家们在完成了一年的巡演后,也会参加一些商业活动,接一些代言。这不仅是他的名气大增,也宣传了乐团。
 
    叶秋这么多年一来,不接广告不接代言,甚至都不接受采访。这在乐团老板看来就更身边有座金山却挖不得一样,心里难受。

    前几年嘉世成绩还行,到了最近几年就不那么如意了。

    没有商业化的叶秋 ,不能给战队带来经济效益的叶秋,连成绩都不能保住的叶秋,虽然这不怪他。
 
     这是商人逐利,而不是追寻音乐。
     这不适合叶秋。
     

      叶秋走在街道上,路灯橙黄的光映在他脸上。一抹小小的洁白飘了下来,叶秋伸出手接住。化了。
     
       杭州下雪了,真冷啊。
    
       叶秋哈了一口热气,把手伸进兜里取暖。叶秋穿着一件单薄的羽绒服在风雪里瑟瑟发抖。风雪渐渐染白了头,结起了冰溜,找个地方躲躲吧。
     
       叶秋指尖碰到一张纸,借着路灯一看,是音乐会的票。
        要不 ,去听一场音乐会吧。
       他看向底部演奏的乐团,票上赫然印着——
     
         兴欣交响乐团。

  

好久好久以前请老师写的,
可惜当时手边只有练习纸,没有宣纸,不然背景就可以做成白的。

还是祝我们的叶修大大二十岁生快!